中药

首页 » 常识 » 常识 » 马兜铃天仙藤被中国药典请出朋友圈,
TUhjnbcbe - 2022/7/1 15:08:00

《中国药典》

我已经完成了第十一修订。今年12月1日正式实施。

以下这四位(穿山甲、马兜铃、天仙藤、黄连羊肝丸)将被清除朋友圈……周知

66分钟前

何首乌

我是何首乌

祝贺《中国药典》顺利完成了第十一修订。今年12月1日正式实施。

朋友们,我何首乌还在……大家赶紧约我!!!

65分钟前

马兜铃

这个关于《中国药典》的朋友圈周知,一点也不开玩笑。

6月24日,国家药典委员会发布题为《《中国药典》年版基本概况和主要特点》的文章,其中提及版《中国药典》的正式实施时间为年12月1日。

这也说明,自年《中国药典》出台以来,已完成了第十一次修订。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年底出版的年版《中国药典》(一部)将穿山甲、马兜铃、天仙藤、黄连羊肝丸等四个品种筛除。

为什么呢?

用朋友圈的说法就是,吃瓜群众扒一扒!

它们为何被除名?

被药典除名的原因各不相同。

通过实验研究和高效液相色谱法的帮助,研究人员发现马兜铃具有肾毒性,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也会使人更易患肝癌。

且在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就将含马兜铃酸的植物列入一类致癌物清单中。

为了杜绝药品对人类造成健康威胁,故而新药典取消纳入马兜铃。

穿山甲已经升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用其入药已经不可取。其实穿山甲被《中国药典》除名不只是因为其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升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还有很多其他原因。

其一,穿山甲已经成为全球濒危的野生动物。

其二,作为动物来源药,处理过的穿山甲也有可能存在内源性残留物、外源性污染物等。

其三,穿山甲的药效缺乏临床价值认定。

黄连羊肝丸作为中药,具有泻火明目的功效,但因其含有夜明砂这一属于蝙蝠类的粪便,而蝙蝠在本次疫情期间曾被怀疑为宿主,故而药典也将其摘出。

药物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是有效预防、治疗及诊断疾病的物质,虽说本次除名的物质有一定的药效,但也存在对人体的健康威胁。

由此可见《中国药典》致力于在保持科学性、先进性、规范性、权威性的基础上,从人民健康出发,着力解决药品质量与安全的突出问题

何首乌为何例外?

不是对人体造成肾毒性,就是物种全球濒危……被药典这样除名,我们实际上是能理解的。

但是,还有一个常用中药——何首乌,越来越多的关于其肝毒性的报道也应引起警惕。

何首乌和肝损伤

52岁的吴女士头发半白,担心经常染发会损害健康,她根据朋友推荐的偏方,在网上买回何首乌,在家煎水喝。喝了两个月,近日,她经常感觉恶心、想吐,小便发黄,医院看病。

在肝病科,吴女士被诊断为肝损伤。经过一系列检查,排除了其他病变后,医生将致病原因锁定在何首乌身上。

何首乌又被称为“千年补药”,有较强的滋补作用,可以润肠通便、补肝肾、乌须发等,在医疗领域被广泛应用。

但在临床上,有不少关于何首乌的肝毒性(药物性肝损伤)案例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也很早就公布了何首乌的肝毒性。

而吴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

年3月,空军医院感染科医生王素娜在她的微博上就分享了一个她遇到的病例:一个结婚12年未能怀孕的女性,终于通过试管婴儿怀上了双胞胎后,却被查出重度肝损伤。因为这名孕妇一直在服用一种保胎药,保胎药的第一味药就是制何首乌。制何首乌是何首乌的炮制加工品,宣称具有补肝肾,益精血,乌须发,强筋骨的功效,但也有许多关于其肝毒性的案例报道。

图片来自王素娜医生

在停用保胎药后,该孕妇的肝功能很快好转,可是伤害已经造成,并且可能对她腹中的两个胎儿产生伤害。

是药三分毒

“再好的中药,都并非‘有百利而无一害’。”医院肝病科主任程良斌介绍,“是药三分毒”,无分中西药,关键在于正确的用法和用量。

首先,药物本身可能引发肝肾损伤。服用药物后,经过肠胃被吸收到血液里,除了治疗疾病外,也会带来无法避免的毒副作用。

其次,是否出现明显的肝肾损伤,存在个体差异。

每个人的身体状况、疾病情况都不一样,即使使用同一种药物治疗,副作用的严重程度也会有差异。理论上说,少数特异质机体对某些中草药存在超敏反应,携带易感基因的人更容易遇到药物损伤。

再次,中药的疗效和副作用还存在其他影响因素。

以何首乌为例,何首乌又分生首乌与制首乌两种,经过“九蒸九晒”炮制后的制首乌,毒性相对较小,但多项文献研究证实,它也和生首乌一样会损伤肝脏。此外,中医还讲究辨证施治,湿热体质的人如果盲目服用何首乌,容易“补得太过”,产生药物损伤,从“治病”变为“致病”。还有,超适应症(证)、超常规剂量或超疗程使用,药物配伍不当等临床使用不合理,也会导致药物损伤。

最后,有研究发现,现代人工种植条件下的中药材,受到农药、化肥、重金属等土壤污染,以及水、大气等条件影响,不少药材已经不够道地,药物有效成分和性味都有变化。

不过,市民也无需“谈药色变”,程良斌强调,何首乌存在导致肝损伤的可能性,但这只是极少数人会面临的风险。

何首乌须慎用

既然,何首乌对肝损伤已经有理有据,那么,是不是临床就应该将其“关小黑屋”?

程良斌表示,不能如此以偏概全,肝病科在治疗肝脏疾病时,也会用到何首乌。

怎样保证患者安全用药?程良斌介绍,这需要医生控制好何首乌的用量和使用疗程,如果需要长期使用何首乌,就应及时监测肝肾功能,一旦身体指标出现异常变化,就应立即调整用药。

在用药前,医生还需充分了解以下信息:家族史患者是否有家族史?家族中是否有人曾用何首乌后出现药物损伤及不良反应?过敏史患者的药物过敏史?以前使用何首乌时,是否出现过药物损伤?

目前网上很多商家出售相关产品,包括何首乌、何首乌切片、何首乌粉末、何首乌洗发水等。

“使用何首乌需谨慎,所以,不建议市民在网上随意购买何首乌服用。尤其是年龄偏大、有基础疾病的市民,本身就可能存在肝肾功能不足,更要多当心。”程良斌说,外用洗发水的安全性相对较高,但对于口服类产品,如果无法判断药材来源、炮制过程,也不清楚自己是否是药物损伤的“高危人群”,建议谨慎购买。即使是购买保健品时,也要先看成分中是否含有何首乌成分。

对此,医院第五医学中心中西医结合诊疗与研究中心肖小河教授,一直致力于何首乌致肝损伤的研究。近年来肖小河教授团队通过大规模流行病学调查和病证毒理学研究,发现并证实了何首乌肝毒性为特异质肝损伤,找到了何首乌致特异质肝损伤易感人群的基因标志物。

尽管肖小河的研究认为,何首乌对极少数人群有肝损伤风险,何首乌肝损伤主要与机体因素特别是免疫相关的遗传背景有关。但在中国,何首乌的安全用药依然有很大挑战。

《何首乌安全用药指南》

不论是医院肝病科主任程良斌,还是医院第五医学中心中西医结合诊疗与研究中心的肖小河教授,他们的意见都很明确,不建议市民自我用药。

《何首乌安全用药指南》中写道

请勿自行购买和使用

何首乌及其产品

在何首乌及相关制剂导致的肝损伤病例中,约20%存在服药剂量超过说明书或药典规定剂量,《何首乌安全用药指南》提示,大剂量使用可能会增加何首乌肝损伤风险。

因此,指南的第一条建议,是加强对包括何首乌在内的中药安全用药知识的宣教,消费者不要自行购买和使用何首乌及其产品(包括首乌藤)。

此外,指南还建议:脂溢性脱发、白发、湿疹、银屑病、白癜风、类风湿性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等疾病,大多伴有免疫紊乱或为自身免疫性疾病,此类疾病患者使用何首乌,可能增加肝损伤风险。

大家可要看清楚了

使用何首乌治疗白发前

先看看你的肝是否能百毒不侵?

记者

王春岚通讯员

胡梦编辑

邹婵娟版式

余丽娜出品

长江健康传媒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个上一篇下一篇

1
查看完整版本: 马兜铃天仙藤被中国药典请出朋友圈,